诗词歌赋

乐府诗集: 卷四十 鼓吹曲辞五

作者:韦德1946娱乐    发布时间:2019-10-25 11:41     浏览次数 :112

[返回]

  ○ 齐随王鼓吹曲 谢朓
  
  齐永明八年,谢朓奉镇西随王教於幽州道中作:意气风发曰《元会曲》,二曰《郊祀曲》,三曰《钧天曲》,四曰《入朝曲》,五曰《出籓曲》,六曰《校猎曲》,七曰《从戎曲》,八曰《送远曲》,九曰《登山曲》,十曰《泛水曲》。《钧天》已上三曲颂帝功,《校猎》已上三曲颂籓德。
  
  ○ 元会曲
  
  二仪启昌历,孟春应庆期。珪贽纷成序,鞮译憬来思。分阶赩组练,充庭罗翠旗。觞流白日下,吹溢景云滋。天仪穆藻殿,万宇寿皇基。
  
  ○ 郊祀曲
  
  六宗烟祀岳,五畤奠甘泉。整跸游九阙,清箫开八鲡堋o巷嫌聆嵌,溶溶金阵旋。郊宫光已属,升柴礼既虔。福响灵之集,南岳固斯年。
  
  ○ 钧天曲
  
  《史记》曰:“赵何疾,二30日不知人。居28日半。简子寤,语大夫曰:‘笔者之帝所甚乐,与百神游于钧天,广乐九奏万舞。’”钧天之名,盖取诸此。
  高宴浩天台,置酒迎风观。笙镛礼百神,钟石动云汉。瑶台琴瑟惊,绮席舞衣散。威凤来参差,玄鹤起糊涂。已庆明庭乐,讵惭东风弹。
  
  ○ 入朝曲
  
  江南美眉地,彭城天子州。逶迤带绿水,迢递起硃楼。飞甍夹驰道,垂杨廕御沟。凝笳翼高盖,叠鼓送华辀。献纳云台表,功名良可收。
  
  ○ 出籓曲
  
  云披北帝内,分组承明阿。飞艎游极浦,旌节去关河。眇眇太平山色,沉沉远水波。铙音巴渝曲,箫管盛唐歌。老头子迈遗德,江汉仰清和。
  
  ○ 校猎曲
  
  凝霜冬十一月,杀盛凉飙哀。原泽旷千里,腾骑纷往来。平罝望烟合,烈火从风回。殪兽华容浦,张乐荆山台。虞人昔有谕,明明时戒哉。
  
  ○ 从戎曲
  
  选旅辞轘辕,弭节赴南平。日起霜戈照,风回连骑翻。尘凡朝金凤花,黄沙万里昏。寥戾清笳啭,荒疏边马烦。自勉辍耕愿,征役去何言。
  
  ○ 送远曲
  
  北梁辞欢宴,南浦送质感。方衢控龙马,平路骋硃轮。琼筵妙舞绝,桂席羽觞陈。白云丘陵远,山川时未因。风流倜傥为清吹激,潺湲伤别巾。
  
  ○ 登山曲
  
  天明开秀崿,澜光媚碧堤。风荡飘莺乱,云行芳树低。春日春性格很顽强在艰难险阻或巨大压力面前不屈美,游驾凌丹梯。升峤既小鲁,登峦且怅齐。王孙尚游衍,蕙草正萋萋。
  
  ○ 泛水曲
  
  玉露霑翠叶,金风鸣素枝。罢游平乐苑,泛鹢长春池。旌旗散容裔,箫管吹参差。日晚厌遵渚,采菱赠清漪。百多年如流水,寸心宁共知。
  
  ○ 齐鼓吹曲
  
  ○ 入朝曲 唐·李白
  
  大梁控海浦,绿水带吴京(英文名:wú jīng)。铙歌列骑吹,飒沓引公卿。槌钟速严妆,代鼓启重城。太岁凭玉案,剑履若云行。日出照万户,簪裙烂明星。朝罢沐浴间,遨游阆风亭。济济双阙下,欢乐乐恩荣。
  
  ○ 送远曲 张籍
  
  戏马高雄山簇簇,山边饮酒歌别曲。行人醉后起登车,席上回樽劝僮仆。青天漫漫覆长路,远游无家安得住。愿君到处自题名,他日知君今后去。
  
  ○ 泛水曲 王建
  
  载酒入烟浦,方舟泛绿波。子酌作者复饮,子饮作者还歌。莲深微路通,峰曲幽气多。阅芳无留弹指,弄桂不停柯。水首秋月鲜,西山碧峨峨。兹欢良可贵,什么人复更来过。
  
  ○ 梁鼓吹曲 梁·沈约
  
  《隋书·乐志》曰:“梁高祖制鼓吹新歌十九曲:风流倜傥曰《木纪谢》,二曰《贤首山》,三曰《桐柏山》,四曰《道亡》,五曰《忱威》,六曰《汉东流》,七曰《鹤楼峻》,八曰《昏主恣淫慝》,九曰《石首局》,十曰《期运集》,十意气风发曰《於穆》,十五曰《惟豫州》。”
  
  ○ 木纪谢
  
  《隋书·乐志》曰:“汉第风华正茂曲《硃鹭》,改为《木纪谢》,言齐谢梁升也。”
  木纪谢,火运昌。炳南陆,耀炎光。民去癸,鼎归梁。鲛鱼出,庆云翔。■五帝,轶三王。德无外,化溥将。仁荡荡,义汤汤。浸金石,达昊苍。横四海,被八荒。舞干戚,垂衣裳。对天眷,坐岩廊。胤有锡,祚无疆。风教远,礼容盛。感人神,宣舞咏。降繁祉,延嘉庆。
  
  ○ 贤首山
  
  《隋书·乐志》曰:“汉第二曲《思悲翁》,改为《贤首山》,言武帝破魏军於司部,肇王迹也。”
  贤首山,险而峻。乘岘凭,临胡阵。骋奇谋奋卒徒。断白马,塞飞狐。殪日逐,歼骨都。刃谷蠡,馘林胡。草既润,原亦涂。轮无反,幕有乌。扫残孽,震戎逋。扬凯奏,展欢酺。咏《杕杜》,旋京吴。
  
  ○ 桐柏山
  
  《隋书·乐志》曰:“汉第三曲《艾如张》,改为《桐柏山》,言武帝牧司,王业弥章也。”
  桐柏山,淮之首。肇基帝迹,遂光区有。大震边境海关,殪獯丑。农既劝,民惟阜。穗充庭,稼盈亩。迨嘉辰,荐芳糗。纳寒场,为春酒。昭景福,介眉寿。天斯长,地斯久。化无极,功无朽。
  
  ○ 道亡
  
  《隋书·乐志》曰:“汉第四曲《上之回》,改为《道亡》,言东昏丧道,义师起樊、邓也。”
  道亡数极归永元,悠悠兆庶尽含冤。沈河莫极皆无安,赴海什么人授矫龙翰。自樊汉,仙波流水清且澜,救此倒悬拯涂炭。誓师刘旅赫灵断,率兹八百驱十乱。登笔者圣明由多难,长夜杳冥忽云旦。
  
  ○ 忱威
  
  《隋书·乐志》曰:“汉第五曲《拥离》,改为《忱威》,言破加湖,元勋建也。”
  忱威授律命苍兕,言薄加湖灌秋水。回澜瀄汩泛增雉,争河投岸掬盈指。犯刃婴戈洞流矢,资此威烈齐文轨。
  
  ○ 汉东流
  
  《隋书·乐志》曰:“汉第六曲《战城南》,改为《汉东流》,言义师克雁门关城也。”
  汉东流,江之汭。逆徒蜂聚,旌旗纷蔽。仰震威灵,乘高骋锐。至仁解网,穷鸟入怀。因而龙跃,言登泰阶。
  
  ○ 鹤楼峻
  
  《晋书·乐志》曰:“汉第七曲《巫山高》,改为《鹤楼峻》,言平郢城,兵威无敌也。”
  鹤楼峻,连翠微。因岩设险池永归,脣亡齿惧薄言震。耀灵威,凶众稽颡,天不能够违。金汤无所用,功烈长巍巍。
  
  ○ 昏主恣淫慝
  
  《隋书·乐志》曰:“汉第八曲《上陵》,改为《昏主恣淫慝》,言东昏政乱,武帝起义,平衡阳、姑熟,大破硃雀,伐罪吊民也。”
  昏主恣淫慝,皆曰自昌盛。上仁矜亿兆,誓师为请命。既齐丹浦战,又符乙巳辰。龛难伐有罪,诛讨吊斯民。悠悠万姓,於此睹阳春。
  
  ○ 石首局
  
  《隋书·乐志》曰:“汉第九曲《将进酒》,改为《石首盘》,言义师平京城,仍废昏定大事也。”
  石首局,北墉墐。新堞严,东垒峻。共表里,遥相镇。矢未飞,鼓方振。竞衔璧,并舆榇。酒池扰,象廊震。同伐谋,兼善陈。辟应和,扫煨烬。翦庶恶,靡馀胤。
  
  ○ 期运集
  
  《隋书·乐志》曰:“汉第十曲《有所思》,改为《期运集》,言武帝膺箓受禅,德盛化远也。”
  期运集,惟皇膺宝符。龙跃清汉渚,凤起方城隅。讴歌共适夏,狱讼两违硃。二仪启佳祚,千载犹旦暮。舞蹈流帝功,金玉昭王度。
  
  ○ 於穆
  
  《隋书·乐志》曰:“汉第十黄金时代曲《芳树》,改为《於穆》,言顺德阐运,君臣和乐,休祚方远也。”
  於穆君臣,君臣和以肃。关王道,定天保,乐均灵囿,宴同在镐。前庭悬鼓钟,左右列笙镛。缨佩俯仰,有则备礼容。翔振鹭,骋群龙。隆周何足拟,远与唐比踪。
  
  ○ 惟大梁
  
  《隋书·乐志》曰:“汉第十八曲《上邪》,改为《惟钱塘》,言梁德广运,仁化洽也。”
  惟番禺开运,受箓膺图。君八极,冠带被五都。四海并和平会谈会议,排阙疑塞无差异涂。
韦德国际1946手机版,  
  ○ 隋凯乐歌辞 述帝德
  
  於穆作者后,睿哲钦明。膺天之命,载育群生。开元创历,迈德垂声。朝宗万宇,祗事百灵。焕乎皇道,昭哉帝则。惠政滂流,仁风四塞。淮海未宾,江湖背德。运筹必胜,濯征斯克。八荒雾卷,四表云褰。雄图盛略,迈后光前。寰区已泰,福祚方延。长歌凯乐,天皇万年。
  
  ○ 述诸军用命
  
  帝德远覃,天维宏布。功中云天,声隆《韶》《濩》。惟彼海隅,未从王度。皇赫斯怒,元戎启路。桓桓猛将,赳赳英谟。攻如燎发,战似摧枯。救兹涂炭,克彼妖逋。尘清两越,气静三吴。鲸鲵已夷,封疆载辟。班马萧萧,归旌奕奕。云台表效,司勋纪绩。业并山河,道固金石。
  
  ○ 述太平盖世
  
  阪泉轩德,丹浦尧勋。始实以武,终乃以文。嘉乐圣主,大哉为君。出师命将,廓定重氛。书轨既并,干戈是戢。弘风设教,政成年人立。礼乐聿兴,衣服载缉。风浪自美,嘉祥爰集。皇皇圣政,穆穆神猷。牢笼虞、夏,度楚昭王妃子、刘。日月比耀,天地同休。永清四海,长帝九州。
  
  ○ 唐凯乐歌辞
  
  《唐书·乐志》曰:“唐制,凡命将进军,有大功献俘馘,其凯乐用铙吹二部,乐器有笛筚篥箫笳铙鼓歌三种,迭奏《破阵乐》等四曲:风流倜傥《破阵乐》,二《应圣期》,三《贺圣欢》,四《君臣同庆乐》。初,太宗平东都,破宋金刚,其后苏定方执贺鲁,李勣平高丽,皆备军容凯歌以入。而贞观、显庆、开元礼并无仪注。太常旧有《破阵乐》《应圣期》两曲歌辞,至太和七年始具仪注,又补撰二曲为四曲”云。
  
  ○ 破阵乐
  
  受律辞元首,相将讨叛臣。咸歌《破阵乐》,共赏太平人。
  
  ○ 应圣期
  
  圣德期昌运,雍熙万宇清。乾坤资化育,海岳共休明。辟土欣耕稼,销戈遂偃兵。殊方歌帝泽,执贽贺昇平。
  
  ○ 贺圣欢
  
  四海皇风被,千年德水清。戎衣更不著,明天告功成。
  
  ○ 君臣同庆乐
  
  主圣开昌历,臣忠奉大猷。君看偃革后,就是太平秋。
  
  ○ 唐凯歌六首 唐·岑参
  
  岑参《送封大夫出师西征序》曰:“天宝中,匈奴、回纥寇边,逾花门,略金山,粉尘相连,侵轶海滨。天皇於是授钺常清,出师征之。及破播仙,奏捷献凯,参乃作凯歌”云。按《唐书·封常清传》曰:“开元末,达奚戴绿帽子,自黑山北向,西趣碎叶。其后常清破贼有功。天宝七年,又从高仙芝破小勃律。”不言播仙,疑史之阙文也。
  汉将承恩西破戎,捷书先奏万寿宫。国君预开麟阁待,祗今哪个人数贰师功。
  官军西出过楼兰,营幕傍残冬窟寒。蒲海晓霜凝剑尾,葱山夜雪扑旌竿。
  鸣笳擂鼓拥回军,破国平蕃昔未闻。大夫鹊印摇边月,天将龙旗掣海云。
  日落辕门鼓角鸣,千群面缚出蕃城。洗兵鱼海云对阵,秣马龙堆月照营。
  蕃军遥见汉家营,满谷连山遍哭声。万箭千刀意气风发夜杀,平明流血浸空城。
  暮雨旌旗湿未乾,胡尘白草日光寒。昨夜爱将连晓战,蕃军只看到马空鞍。
  
  ○ 唐鼓吹铙歌 柳河东
  
  唐鼓吹铙歌十六曲,柳河东作以纪高祖、太宗功德及征讨勤劳之事:生龙活虎曰《晋阳武》,二曰《兽之穷》,三曰《战武牢》,四曰《泾水黄》,五曰《奔鲸沛》,六曰《苞枿》,七曰《河右平》,八曰《铁山碎》,九曰《靖本邦》,十曰《吐谷浑》,十风流倜傥曰《高昌》,十七曰《东蛮》。按此诸曲,史书不载,疑完元私作而未尝奏,或虽奏而未尝用,故不被於歌,如何承天之造宋曲云。
  
  ○ 晋阳武
  
  《晋阳武》,言隋乱既极,唐师起晋阳,平奸豪,为局外人义主,以仁兴武也。第风华正茂。
  晋阳武,奋义威。炀之渝,德焉归。氓毕屠,绥者谁。皇烈烈,专天机。号以仁,扬其旗。日之升,九土晞。斥田圻,流洪辉。有其二,翼馀隋。斮枭骜,连熊螭。枯以肉,勍者赢。后土荡,玄穹弥。合之育,莽然施。惟德辅,庆无期。
  《晋阳武》四十三句,句三字。
  
  ○ 兽之穷
  
  《兽之穷》,言李密自邙山之败,其下皆贰。霸王之业,知天授在唐,遂归於有道,享笔者爵命也。第二。
  兽之穷,奔大麓。天厚黄德,狙獷服。甲之■弓,弭矢箙。皇旅靖,敌逾蹙。自亡其徒,匪予戮。屈■猛,虔栗栗。縻以尺组,啖以秩。黎之阳,土茫茫。富兵戎,盈仓箱。乏者德,莫能享。驱豺兕,授笔者疆。
  《兽之穷》八十五句,其十四句句三字,三句句四字。
  
  ○ 战武牢
  
  《战武牢》,言太宗师讨王充,窦建德助逆,师奋击武牢下擒之,遂降充也。第三。
  战武牢,动河朔。逆之助,图掎角。怒鷇麛,抗乔岳。翘萌牙,傲霜雹。王谋内定,申精通。铺施芟夷,二主缚。惮华戎,廓封略。命之瞢,卑以斮。归有德,唯先觉。
  《战武牢》十九句,其十四句句三字,二句句四字。
  
  ○ 泾水黄
  
  《泾水黄》,言薛举据泾以死,其子仁杲林毓蓉以暴,师平之也。第四。
  泾水黄,陇野茫。负太白,腾天狼。有鸟鸷立,双翅张。钩喙决前,钜趯傍。怒飞饥啸,翾不可当。老雄死,子复良。巢岐饮渭,肆翱翔。顿地纮,提天纲。列缺掉帜,招摇耀铓。鬼神来助,梦嘉祥。脑涂原野,魄飞扬。星辰复,恢一方。
  《泾水黄》四十七句,其十三句句三字,九句句四字。
  
  ○ 奔鲸沛
  
  《奔鲸沛》,言辅氏凭江淮,竟南海,命将平之也。第五。
  奔鲸沛,荡海垠。吐霓翳日,腥浮云。帝怒下顾,哀垫昏。授以神柄,推元臣。手援天矛,截修鳞。披攘蒙■,开海门。地平水静,浮天根。羲和自诩,乘清氛。赫炎溥暢,融大钧。
  《奔鲸沛》十四句,其十句句二字,八句句四字。
  
  ○ 苞枿
  
  《苞枿》,言梁之馀,保荆、衡、巴、巫,穷南越,良将取之,不以师也。第六。
  苞枿■矣,惟根之蟠。弥巴蔽荆,负南极以安。曰笔者旧梁氏,缉绥辛劳。江汉之阻,都邑固以完。受人尊敬的人作,神武用。有臣勇智,奋不以众。投迹死地,谋猷纵。化敌为家,虑则中。浩浩海裔,不威而同。系縲降王,定厥功。澶漫万里,宣唐风。四夷九译,咸来从。凯旋金奏,象刻画。震赫万国,罔不龚。
  《苞枿》七十六句,其十八句句四字,三句句五字,九句句三字。
  
  ○ 河右平
  
  《河右平》,言李轨保河右,师临之不克变,或执以降也。第七。
  河右澶漫,顽为之魁。王师如雷震,昆仑以颓。上聋下聪,骜不可回。助雠抗有德,惟人之灾。乃溃乃奋,执缚归厥命。万室蒙其仁,一夫则病。濡以鸿泽,皇之圣。威畏德怀,功以定。顺之于理,物咸遂厥性。
  《河右平》十七句,其十九句句四字,五句句五字,二句句三字。
  
  ○ 铁山碎
  
  《铁山碎》,言突厥之大,古夷狄莫强焉。师范大学破之,降其国,告于庙也。第八。
  铁山碎,大漠舒。二虏劲,连穹庐。背拉克代夫海,专坤隅。岁来侵边,或傅于都。太岁命少校,奋其雄图。破定襄,降魁渠。穷竟窟宅,斥余吾。百蛮破胆,边氓苏。威武辉耀,明鬼区。利泽弥万祀,功不可逾。官臣拜首,惟帝之谟。
  《铁山碎》四十一句,其十八句句三字,九句句四字,二句句五字。
  
  ○ 靖本邦
  
  《靖本邦》,言刘西汉败裴寂,咸有晋地,太宗灭之也。第九。
  本邦伊晋,惟时不靖。根柢之摇,枝叶攸病。守臣不任,勚于圣洁。惟越之兴,翦焉则定。洪惟笔者理,式和以敬。群顽既夷,庶绩咸正。皇谟载大,惟人之庆。
  《靖本邦》十四句,句四字。
  
  ○ 吐谷浑
  
  《吐谷浑》,言托塔天王灭吐谷浑於西海上也。第十。
  吐谷浑盛强,背四海以夸。岁骚扰小编疆,退匿险且遐。帝谓神武师,往征靖皇家。烈烈旆其旗,熊虎杂龙蛇。王旅千万人,衔枚默无譁。束刃逾山徼,张翼纵漠沙。一举刈膻腥,尸骸积如麻。除恶务本根,况敢遗抽芽。洋洋西海水,威命穷天涯。系虏来王都,犒乐穷休嘉。登高望还师,竟野如春华。行者靡不归,亲人欢要遮。凯旋献清庙,万国思无邪。
  《吐谷浑》六十四句,句五字。
  
  ○ 高昌
  
  《高昌》,言托塔天王灭高昌也。第十风姿洒脱。
  麹氏雄东南,别绝臣外区。既恃远且险,纵傲不作者虞。烈烈王者师,熊螭认为徒。龙旂翻海浪,驲骑驰坤隅。贲育搏婴兒,一扫不复馀。平沙际天极,但见黄云驱。臣靖执长缨,智勇伏囚拘。文皇南面坐,夷狄千群趋。咸称皇帝神,往古不得俱。献号天可汗,以覆本国都。兵戎不交害,各保性与躯。
  《高昌》四十六句,句五字。
  
  ○ 东蛮
  
  《东蛮》,言既克东蛮,群臣请图西戎状,如《周书·王会》也。第十七。
  东蛮有谢氏,冠带理海中。自言笔者异世,虽圣莫能通。王卒如飞翰,雕骞骇群龙。轰然自天坠,乃信神武术。系虏君臣人,累累来自东。无思不服帖,唐业如山崇。百辟拜稽首,咸愿图形容。如周《王会》书,永永传无穷。睢盱万状乖,咿嗢九译重。广轮抚四海,浩浩知皇风。歌诗铙鼓间,以壮小编元戎。
  《东蛮》五十六句,句五字。   

卷八百四十 卷350_1 「奉平淮夷雅表。皇武命长史度董师集大功也」柳宗元 皇耆其武,于溵于淮。既巾乃车,环蔡具来。 狡众昏嚚,甚毒于酲。狂奔叫呶,以干大刑。 皇咨于度,惟汝一德。旷诛四纪,其徯汝克。 锡汝斧钺,其往视师。师是蔡人,以宥以釐。 度拜稽首,庙于元龟。既祃既类,于社是宜。 金节煌煌,锡质雕戈。犀甲熊旂,威命是荷。 度拜稽首,出次于东。国君饯之,罍斝是崇。 鼎臑俎胾,五献百笾。凡百卿士,班以应酬。 既涉于浐,乃翼乃前。孰图厥犹,其佐多贤。 宛宛周道,于山于川。远扬迩昭,陟降连连。 作者旆笔者旗,于道于陌。训于群帅,拳勇来格。 公曰徐之,无恃额额。式和尔容,惟义之宅。 进次于郾,彼昏卒狂。裒凶鞠顽,锋猬斧螗, 赤子匍匐,厥父是亢。怒其发芽,以悖太阳。 王旅浑浑,是佚是怙。既获敌师,若饥得餔. 蔡凶伊窘,悉起来聚。左捣其虚,靡愆厥虑。 载辟载袚,巡抚是临。弛其武刑,谕作者德心。 其危既安,有长如林。曾是讙譊,化为讴吟。 皇曰来归,汝复相予。爵之成国,胙以夏区。 度拜稽首,国王圣神。度拜稽首,皇祐下人。 淮夷既平,震是朔南。宜庙宜郊,以告德音。 归牛休马,丰稼于野。小编武惟皇,永保无疆。 卷350_2 「奉平淮夷雅表。方城命愬守也卒入蔡得其大丑以平淮右」柳宗元方城临临,王卒峙之。匪徼匪竞,皇有正命。 皇命于愬,往舒余仁。踣彼艰顽,柔惠是驯。 愬拜即命,于皇之训。既砺既攻,以后厥刃。 王师嶷嶷,熊罴是式。衔勇韬力,日思予殛。 寇昏以狂,敢蹈愬疆。士获厥心,大袒高骧。 长戟酋矛,粲其绥章。右翦左屠,聿禽其良。 其良既宥,告以爹娘。恩柔于肌,卒贡尔有。 维彼攸恃,乃侦乃诱。维彼攸宅,乃发乃守。 其恃爰获,小编功作者多。阴谍厥图,以究尔讹。 雨雪洋洋,烈风来加,于燠其寒,于迩其遐。 汝阴之茫,悬瓠之峨。是震是拔,大歼厥家。 狡虏既縻,输于国都。示之市人,即社行诛。 乃谕乃止,蔡有厚喜。完其室家,仰父俯子。 汝水沄沄,既清而瀰。蔡中国人民银行歌,笔者步逶迟。 蔡人歌矣,蔡风和矣。孰颣蔡初,胡甈尔居。 式慕以康,为愿有馀。是究是咨,皇德既舒。 皇曰咨愬,裕乃父功。昔作者文祖,惟西平是庸。 内诲于家,外刑于邦。孰是蔡人,而不率从。 蔡人率止,惟西平有子。西平有子,惟作者有臣。 畴允大邦,俾惠作者人。于庙告功,以顾万方。 卷350_3 「唐铙歌鼓吹曲十八篇。隋乱既极唐师…为晋阳武第生龙活虎」柳宗元晋阳武,奋义威。炀之渝,德焉归。氓毕屠,绥者何人。 皇烈烈,专天机。号以仁,扬其旗。日之升,九土晞。 斥田坼,流洪辉。有那么些,翼馀隋。斫枭鷔,连熊螭。 枯以肉,勍者羸。后土荡,玄穹弥。合之育,莽然施。 惟德辅,庆无期。 卷350_4 「唐铙歌鼓吹曲十四篇。唐既秉承李密自败…为兽之穷第二」柳宗元兽之穷,奔大麓。天厚黄德,狙犷服。甲之櫜,弓弭矢箙。 皇旅靖,敌逾蹙。自亡其徒,匪予戮。屈rH猛,虔栗栗。 縻以尺组,啖以秩。黎之阳,土茫茫。富兵戎,盈仓箱。 乏者德,莫能享。驱豺兕,授小编疆。 卷350_5 「唐铙歌鼓吹曲十四篇。太宗师讨王充窦建德…战武牢第三」柳河东战武牢,动河朔。逆之助,图掎角。怒鷇麛,抗乔岳。 翘萌牙,傲霜雹。王谋钦点,申理解。铺施芟夷,二主缚。 惮华戎,廓封略。命之vG,卑以斫。归有德,唯先觉。 卷350_6 「唐铙歌鼓吹曲十三篇。薛举据泾以死子仁杲…泾水黄第四」柳河东泾水黄,陇野茫。负太白,腾天狼。有鸟鸷立,羽翼张。 钩喙决前,钜趯傍。怒飞饥啸,翾不可当。老雄死, 子复良。巢岐饮渭,肆翱翔。顿地纮,提天纲。 列缺掉帜,招摇耀铓。鬼神来助,梦嘉祥。脑涂郊野, 魄飞扬。星辰复,恢一方。 卷350_7 「唐铙歌鼓吹曲十五篇。辅氏凭江淮竟黄海…为奔鲸沛第五」柳柳州奔鲸沛,荡海垠。吐霓翳日,腥浮云。帝怒下顾, 哀垫昏。授以神柄,推元臣。手援天矛,截修鳞。 披攘蒙霿,开海门。地平水静,浮天根。羲和表现, 乘清氛。赫炎溥畅,融大钧。 卷350_8 「唐铙歌鼓吹曲十八篇。梁之馀保荆衡巴巫…为苞枿第六」柳柳州苞枿ba矣,惟恨之蟠。弥巴蔽荆,负南极以安。 曰笔者旧梁氏,缉绥费劲。江汉之阻,都邑固以完。巨人作, 神武用。有臣勇智,奋不以众。投迹死地,谋猷纵。 化敌为家,虑则中。浩浩海裔,不威而同。系缧降王。 定厥功。澶漫万里,宣唐风。胡人九译,咸来从。 凯旋金奏,象刻画。震赫万国,罔不龚。 卷350_9 「唐铙歌鼓吹曲十四篇。李轨保河右师临之…河右平第七」柳柳州河右澶漫,顽为之魁。王师如雷震,昆仑以颓。 上聋下聪,骜不可回。助仇抗有德,惟人之灾。 乃溃乃奋,执缚归厥命。万室蒙其仁,一夫则病。 濡以鸿泽,皇之圣。威畏德怀,功以定。顺之于理, 物咸遂厥性。 卷350_10 「唐铙歌鼓吹曲十六篇。突厥之大古夷狄莫强…铁山碎第八」柳宗元铁山碎,大漠舒。二虏劲,连穹庐。背白海,专坤隅。 岁来侵边。或傅于都。国君命上校,奋其雄图。破定襄, 降魁渠。穷竟窟宅,斥余吾。百蛮破胆,边氓苏。 威武辉耀,明鬼区。利泽弥万祀,功不可逾。官臣拜手, 惟帝之谟。 卷350_11 「唐铙歌鼓吹曲十五篇。刘清朝败裴寂咸有晋…靖本邦第九」柳河东本邦伊晋,惟时不靖。根柢之摇,枯叶攸病。守臣不任, 勩于华贵。惟越之兴,翦焉则定。洪惟作者理,式和以敬。 群顽既夷,庶绩咸正。皇谟载大,惟人之庆。 卷350_12 「唐铙歌鼓吹曲十七篇。李靖灭吐谷浑西海上为吐谷浑第十」柳河东吐谷浑盛强,背西海以夸。岁骚扰小编疆,退匿险且遐。 帝谓神武师,往征靖皇家。烈烈旆其旗,熊虎杂龙蛇。 王旅千万人,衔枚默无哗。束刃逾山徼,张翼纵漠沙。 一举刈膻腥,尸骸积如麻。除恶务本根,况敢遗抽芽。 洋洋西海水,威命穷天涯。系虏来王都,犒乐穷休嘉。 登高望还师,竟野如春华。行者靡不归,亲戚讙要遮。 凯旋献清庙,万国思无邪。 卷350_13 「唐铙歌鼓吹曲十四篇。托塔天王灭高昌为高昌第十一」柳河东麹氏雄西北,别绝臣外区。既恃远且险,纵傲不小编虞。 烈烈王者师,熊螭感到徒。龙旂翻海浪,馹骑驰坤隅。 贲育搏婴儿,一扫不复馀。平沙际天极,但见黄云驱。 臣靖执长缨,智勇伏囚拘。文皇南面坐,夷狄千群趋。 咸称国君神,往古不得俱。献号唐文帝,以覆本国都。 兵戎不交害,各保性与躯。 卷350_14 「唐铙歌鼓吹曲十五篇。既克东蛮群臣请图蛮…东蛮第十七」柳柳州东蛮有谢氏,冠带理海中。自言笔者异世,虽圣莫能通。 王卒如飞翰,鹏鶱骇群龙。轰然自天坠,乃信神武术。 系虏君臣人,累累来自东。无思不固守,唐业如山崇。 百辟拜稽首,咸愿图形容。如周王会书,永永传无穷。 睢盱万状乖,咿嗢九译重。广轮抚四海,浩浩知皇风。 歌诗铙鼓闲,以壮作者元戎。 卷350_15 「贞符」柳宗元于穆敬德,黎人皇之。惟贞厥符,浩浩将之。仁函于肤, 刃莫毕屠。泽熯于爨,pP炎以浣。殄厥凶德,乃驱乃夷。 懿其休风,是喣是吹。老爹和儿子熙熙,相宁以嬉。赋彻而藏, 厚小编糗粻。刑轻以清,笔者肌靡伤。贻小编子孙,百代是康。 十圣嗣于理,仁后之子。子思孝父,易患于己。拱之戴之, 神具尔宜。载扬于雅,承天之嘏。天之诚神,宜鉴于仁。 神之曷依,宜仁之归。濮沿于北,祝栗于南。幅员西东, 祗风流浪漫乃心。祝唐之纪,后天罔坠。祝皇之寿,与地咸久。 曷徒祝之,心诚笃之。神协人同,道以告之。俾弥忆万年, 不震不危。笔者代之延,永永毗之。仁增以崇,曷不尔思。 有号于天,佥曰呜呼。咨尔皇灵,无替厥符。 卷350_16 「视民诗」柳宗元帝视民情,匪幽匪明。惨或在腹,已如色声。亦无动威, 亦无止力。弗动弗止,惟民之极。帝怀民视,乃降明德, 乃生明翼。明翼者何?乃房乃杜。惟房与杜,实为民路。 乃定国王,乃开万国。万国既分,乃释蠹民,乃学与仕, 乃播与食,乃器与用,乃货与通。有作有迁,无迁无作。 士实荡荡,农实董董,工实蒙蒙,贾实融融。左右惟豆蔻年华, 出入惟同。摄仪以引,以遵以肆。其风既流,品物载休。 品物载休,惟圣上守,乃二公之久。惟国王明, 乃二公之成。惟百辟正,乃二公之令。惟百辟谷, 乃二公之禄。二公行矣,弗敢忧纵。是获忧共, 二公居矣。弗敢泰止,是获泰已。既柔一德,东夷是则。 南蛮是则,永怀不忒。

下一篇:没有了